秦憝
2019-05-08 09:15:01

闻到 李琪 杨柳晗

昨日早晨,数十名投资者情绪激动,聚集于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智慧”,601519.SH)位于上海陆家嘴软件园下的办公楼,扯出横幅讨要说法,要求大智慧董事长张长虹出面。

直到昨日17时许,仍有投资者坚持要求大智慧正面回应。

“我已经倾家荡产,不知道怎么面对即将到期的房贷。”段金祥(化名,下同)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去年7月,段金祥通过大智慧旗下平台做现货白银交易,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共亏去33.5万元。

另一位来自江西的投资者张兴增,也因为贵金属交易亏掉了逾9万元,加上股票上的7万元损失以及1万多元的软件费用,18万元的损失也让他的家庭濒临破产。

深陷客户维权漩涡的大智慧昨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大智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拟将持有民泰(天津)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民泰贵金属”)70%股权以39195万元转让给自然人黄顺宁。黄顺宁系大智慧董事长张长虹的妹夫,本次股权转让事项属于关联交易。

对于本次股权转让,张长虹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不可能是因为昨天的冲突导致的,“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完成这种交易”?但一些业内人士却认为此举系危机公关,难逃“金蝉脱壳”之嫌。近4亿元的交易,被网友戏称为“史上最贵危机公关”。

事实上,大智慧2013年前三季度一度预亏1.95亿元,如果全年亏损,将被ST处理。作为保壳之举,大智慧在四季度收购了民泰贵金属。正是此举,使大智慧最终扭亏为盈,但也伴随着贵金属交易做客户对手盘“饮鸩止渴”的质疑,大量客户亏损的现实令其陷入道德困境。

大智慧贵金属之局

当日聚集的投资者,来自全国各地,彼此间并不熟悉,甚至叫不上名字,他们已在上海徘徊多日。

他们彼此间的称谓颇具特点,如“南京48万”、“武汉56万”等。这些名字的含义是:投资者的家乡加上他们的损失金额。

一位当事人告诉记者:“维权的投资者共有160多人,目前可以统计的维权金额在3500万元以上。单个投资者最大维权金额有280多万元,最少的也有十几万元。”

在另一位投资者华健看来,大智慧在三个方面侵害了投资者的利益:虚假宣传售卖软件;紧密荐股;贵金属喊单、刷单。“现在市场不好,股票很难操作,现在贵金属白银很好,非农行情只赚不赔,有专业的分析师给你喊单。”华健如此回忆大智慧客户经理对他的游说。

2013年10月1日,大智慧宣布收购民泰贵金属公司70%股权,开始发展贵金属交易业务。民泰贵金属公司的收入来源除了经纪业务的佣金收入外,还有做市商制度下的对手盘持仓。在大智慧收购之前,民泰贵金属仅有1535万元的净利润,但其后开始几何倍数的增长。

甚至还有网友认为,这样的转变在于大智慧将常年囤积的用户资源用于自己购买的一个交易产品中,产生了乘数效应,等于利用客户信息与客户对赌,导致投资者大范围亏损。

段金祥则告诉记者,民泰贵金属还有盗用客户交易权、刷单侵害投资者的行为,“民泰贵金属已经承认我们的交易记录有来自上海的IP地址。”这对于举家均在盐城的段金祥来说,显然不可能是自主行为。“我们要求他们提供准确的IP地址,但是被拒绝了。”他说。

面对以上投资者的诸多说法,有民泰贵金属方工作人员表示,有关民泰贵金属的投诉在今年3・15晚会之后确有增多。从公司目前接到的情况来看,主要集中在交易软件、行情数据、投资策略等业务或产品领域。但经过公司核查后,目前民泰贵金属交易所和公司旗下软件产品的交易和操作均合法合规。

神秘放纵的现货贵金属交易

大智慧作为金融行情软件、证券咨询服务提供商,其生存之道一直颇受关注,也一度面临困境。

2013年第四季度,大智慧依靠民泰贵金属的盈利,合并报表后扭亏,避免了ST。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民泰贵金属资产总额25942.35万元,净资产11833.82万元;2013年度营业收入13318.18万元,净利润6746.27万元。

如今在遭到投资者集体维权后,大智慧最终在昨日公告转让民泰贵金属。

张长虹对此解释称,这次转让不是一两天内酝酿的,整个公司目前都在向平台型公司转型,业务上要把非主营、非主线发展的业务都逐步剥离出去。做平台是很花精力和财力的。公司的考虑是现阶段主要还是选择能长期展开的业务。民泰贵金属有自己的价值,但也有局限性。

但市场有观点认为此举系“金蝉脱壳”。有网友表示,大智慧利用客户信息整合贵金属平台,把客户拉去做白银,与客户对赌,以客户损失换取自己扭亏为盈,实为骗钱。

在这背后,则是中国现货贵金属的交易乱象。事实上,贵金属交易市场目前最为活跃的是白银现货交易,有的交易平台提供高达50倍的杠杆,给投资者带来巨大的盈利诱惑。

“股票和期货场内撮合,容易被操纵,而现货白银是巨大公开市场,没有操纵的可能。”众多炒金银的公司往往这么宣传。

国内众多的贵金属现货交易平台往往是T+0交易,可以随时建仓随时平仓,可以随时止损;同时以小博大,杠杆比例可达1∶50,保证金只需要2%~5%;交易费用一般是成交金额的万分之六~万分之八,双边收取。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此前以加盟代理商的身份接触了一些贵金属经营公司。在整个链条中,值得关注的环节是贵金属交易的手续费和点差高到“不好意思”,往往可到交易保证金的10%以上,而这还是在没有恶意操纵价格等极端事件的前提下,合同中明确表示要收取的费用。

多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整个贵金属现货交易链条利润惊人,即使不存在限制出金、恶意修改投资者报价等极端手段,仅交易中涉及到手续费和点差反复倒腾几次就足以让整个保证金变为零,大量利润正是以这种形式流入交易所和贵金属经营公司(代理商)手中。如果再加上代理商指导操作、恶意操纵,投资者更是会瞬间损失掉全部保证金。

据记者调查,国内贵金属交易平台往往选择不公布交易规则,但做市商或变相做市商制度较为普遍,且不公布任何交易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