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镂
2019-05-01 10:07:07
 

    4月19日,玉树军分区司令员吴勇(左一)带领官兵清理地震废墟。新华社发(魏春 摄)

    4月19日,玉树军分区司令员吴勇现场指挥官兵在废墟上搜救被困群众。新华社发(魏春 摄)

  新西兰中华新闻网消息     新华网青海玉树4月19日电题:“救不出乡亲,我吃不下饭”――记玉树军分区司令员吴勇

    新华社记者樊永强、白瑞雪、王玉山

    大地震来临前的那次颤动,把刚刚熟睡不久的吴勇摇醒了。

    难道是做梦?抬眼处晃动不止的窗帘告诉他:是地震来了!

    抓起电话,吴勇叮嘱作战值班参谋:“查看一下有没有损失,让官兵做好防大震准备。”

    很快,参谋回复“一切平安”。但吴勇,却再也睡不着了。他穿起军衣,望着窗外,一直坐到7点钟起床号响。

    那一天清晨的天很蓝,就像玉树高原一年中的大多数日子一样。从平原到高原任职两年多,吴勇已经习惯了这种纯粹的宝石蓝:干净、透明,让人心怀敬畏,又充满依恋。

    历经天崩地裂的考验,6天之后,坐在记者面前的这位汉子,倦容满面,声音嘶哑,两眼红肿,但对于玉树这片高天厚土的爱,却愈加炽热而绵长。

    天旋地转的那一刻,吴勇正组织官兵出操,强烈的震撼差一点把他摔倒在地。等回过神来,冲天而起的烟尘已布满结古镇上空,天色变得灰暗。

    吴勇用不到10分钟就完成对军分区机关和骑兵连官兵的集合清点,101人,全到齐了。

    “救人要紧!”站在生死与共的战友面前,吴勇作了简短的战前动员。他把所有官兵编为4个战斗小组,分别负责抢救被困群众、勘察震后灾情和警戒弹药库、油库、银行等重要目标。

    那一刻,结古镇全城尘土飞扬,人们四处奔逃,哭喊声响成一片。

    向上级简要汇报情况后,吴勇带着一个搜救攻坚小组冲向了毗邻军分区的一片倒塌民房。冒着震后飞落的碎石,吴勇率先冲进废墟,带领官兵用铁锹、镐头和双手接连救出七八名被埋群众。

    看到越来越多的幸存者惊慌失措地涌上街头,吴勇高声喊道:“党和政府一定会来救我们的!请大家保持冷静,互相帮助,就近搜救被埋的亲人!”

    得悉靠近震中的玉树机场与外界联系中断。吴勇立即派出3个侦察小组分别乘汽车、摩托车和战马向机场方向搜索前进。不到1小时,“玉树机场损伤不大,可以起降大型飞机”的消息就传到北京,为中央及时准确作出抗震救灾决策部署赢得了宝贵时间。

    开通通信电台指挥车,确定直升机降落场,查明214国道通车状况……在震后不到两个小时里,吴勇带着身边仅有的20多名官兵为后方提供了一个“全维信息发布台”。

    在随后召开的玉树州抗震救灾协调会上,熟悉了解结古镇地形地貌的吴勇向指挥部建议:考虑到随即将有大规模部队赶到,为避免忙乱,救援行动应实行划片负责制。根据他的建议,指挥部把受损严重的结古镇5社9村和附近两个乡镇划分为19个搜救片区,为后续救援快捷、科学地展开提供了依据。

    从14日上午到傍晚,在大批救援部队到来之前,玉树军分区投入兵力1430多人(次),先后转战灾情最为严重的玉树州民族综合学校、石油公司等多个救援点位,从废墟下救出被埋群众123人,转移伤病员300多名,在第一时间为受灾群众送去了温暖和希望。

    哪里最危险、哪里最艰苦、哪里最需要,吴勇就战斗在哪里,完全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在玉树州民族综合学校救灾点上,他趴在随时可能垮塌的废墟中,与官兵并肩作战。经过连续5小时苦苦搜寻,最终把10名学生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一直在援救现场翘首盼望的藏族女老师巴措流着泪说:“是司令员给了孩子们第二次生命!”

    震后,不少群众拥在尚未关门的商店门前,争相抢购生活物资。军分区负责采购的士官请示:“要不要也买些紧缺物品?”

    吴勇当场拒绝。他向军分区官兵发出禁令:即使部队物资供应再困难,也绝不能与民争利!

    地震前,玉树军分区储存有45顶民政救灾帐篷。由于军分区大院内房屋保存较为完好、空余场地较多,地震过后,青海省、玉树州和部队系统的抗震救灾指挥部都设在了这里。

    14日下午,吴勇组织官兵赶在天黑之前把所有帐篷搭建起来,并全部让了出去。当晚,吴勇带领军分区全体官兵在零下七八摄氏度的寒夜里忙碌了一夜,没有一人进帐篷取暖。

    不到一天时间里,吴勇组织官兵在军分区院内搭建各种帐篷350多顶,开通地方专线26部、军用电话33部,加紧准备了足够2000人吃的快餐食品,确保了军地各级抗震救灾指挥部顺利展开工作。

    震后4天4夜,吴勇一直忘我工作,每天都是连轴转:要么在抗震救灾指挥部参加军地联席会议,要么在救援现场组织营救被困群众,要么在一线协调解决源源不断前来的救援队伍的保障难题,要么组织民兵在结古镇主要路口疏导交通拥堵……

    这期间,吴勇没顾上吃一口热饭、喝一口热水。一直和他并肩战斗的军分区政委王全进告诉记者,吴司令员第一天吃了半块馒头,第二天吃了一个白皮面饼,第三天吃了两块面包,直到第4天早上才喝了一碗热稀饭。吴勇说:“救不出乡亲,我吃不下饭啊!”

    2007年,吴勇接到赴青海省海拔最高的玉树军分区任司令员的命令。由于常年在艰苦地区带兵操劳,此时的吴勇已是满身病痛:严重的颈椎病和腰肌劳损使他不能久坐,不到50岁的人门牙已掉了4颗。

    明明知道这个年纪再上平均海拔超过4200米的玉树任职,会对身体机能造成严重损伤,但吴勇欣然前往。在他看来,军人只有义无反顾履行使命的坚定,而没有选择自己战位的挑剔。

    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地处青藏高原腹部,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任职两年半来,吴勇走遍了玉树高原的山山水水,对维护玉树这片热土的繁荣稳定倾注了全部心血,从州领导到牧民群众,他都有很多藏族朋友。

    在吴勇看来,玉树是一片需要付出全部真爱的热土。来玉树两年多,吴勇瘦了10多斤,头发稀疏,心脏肥大,原来的颈椎病也更重了,犯病时肩酸手麻,头疼得几乎无法转动。但吴勇无怨无悔。他说,既然来到高原,就把所有心血和汗水都流在这儿吧!

新华军事记者樊永强在救灾简易帐篷里赶写稿件 魏春 摄

    樊永强,男,新华社解放军分社兰州军区支社记者,文学硕士。

    参加过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纪念建军80周年报道和2006年大兴安岭火灾报道,曾赴黎巴嫩战乱地区采访中国赴黎巴嫩维和部队。作品《生死之间的坚守――中国赴黎巴嫩维和军人速写》有过较大反响。

    个人其他稿件:

    跨越,向着未来战场――直击兰州军区某 “钢铁红军师”跨区基地实兵演习

    记者手记:走过雪域边防 回望唯有景仰

    生死之间的坚守――中国赴黎巴嫩维和军人速写

    生死时速--西藏军区某边防团成功规避特大泥石流灾害记事

    樊永强:驻华武官走进中国军营深处

白瑞雪

    白瑞雪,新华社解放军分社记者。

    两会"、抗击"非典"、中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神舟六号飞行、汶川大地震……在重大事件现场,白瑞雪第一时间内发出了大量快讯、消息和深度报道。其中,《飞向太空的航程》一文入选中学语文课本,《直击神舟六号发射583秒》、《中国航天人的差距观》等稿件被媒体用户称为现场报道和正面报道中的精品之作。白瑞雪连续两年获得新华社社长总编辑奖,一次获得中国新闻奖,多次获得新华社优秀新闻作品奖、首都女记协优秀新闻作品奖等。

   个人其他稿件:

    [采访手记]新华社女记者白瑞雪:含泪故乡行

    记者手记:汶川将成为一代孩子的集体记忆

    直击神舟六号发射583秒

    香格里拉之恋――追寻促进民族团结的好干部龚曲此里的生命足迹

    特写:本网记者白瑞雪感受北川帐篷村的酸甜苦辣

 

王玉山

    王玉山,男,新华社解放军分社记者,本科学历。

    参与过建军80周年大型报道,“嫦娥一号”绕月工程期间曾随远望号航天远洋测量船远征太平洋。作品有《为了正义与和平的纪念》《较量》《跨越》《青春为嫦娥护航》《大洋上的蓝飘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