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洁瞠
2019-05-15 05:01:25

  我心想,这个老太也太不讲理了,我们都已经把自己的座位让给她坐了,还这样不停地唠叨。不过也算了,再过几个站就下车了,忍忍就过了。可是,谁知事情并没有这样就过去。

  这老太似乎对我们不把她当回事的态度十分不满,“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越来越不懂得尊敬长辈,你们认为书读多了,就觉得自己很厉害了,就目中无人了吗?”老太太的话就如一道响雷打破了整个车厢的寂静,虽然我心里十分不满,但有句俗话讲:“退一步,海阔天空。”为了不将这件事闹大,我决定继续“忍辱负重”,希望事情就可以这样不了了之。

  不过看来在我旁边的嘉俊已经忍不住了,只见他用力地握住地铁上的把手,努力地想要克制自己的怒火,可最终还是失败了。“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要我们让座,我们马上就让给你了,我很抱歉没有把座位主动让给你,但你这样是不是也有点太过分了。”

  嘉俊的这番话让我心里也好过了许多,可没想到老太太竟没有做出丝毫让步的打算,她看来比之前更生气了,看得出她的脸都已经涨红了,她用力地站起来,指着我们两个大骂道:“哎哟!还敢顶长辈的嘴,真是没大没小了,我告诉你们,今天就是你们不对,你们没有主动让座,就是十分不对,你们真是新加坡的耻辱。”

  也许是“耻辱”这个词,让车厢里一些别的乘客也忍不住了,一名站在我们旁边的中年男子带着一脸不满地对老太太说:“虽然他们没有主动让座给你,是他们不对在先,但要说谁更不对,那肯定是你了,不管怎么讲,你一要求他们让座,他们马上就把座位让给你了,更何况他们并没有坐在爱心座位上,你不应该这样指责他们。”另一乘客也说:“就是,老太太,既然他们已经把座位让给你了,你就好好地坐着吧,没有必要这样。”

  我们准备着面对老太太的下一轮进攻,谁知道她却安静了,慢慢地坐了下来,紧跟着她说:“其实我也知道他们并没有错,只是我很怀念这种感觉,我的孙子两年前由于一场车祸受了重伤,虽然性命保住了,却成了植物人,他的父母都在那次车祸去世了。在那场车祸前,他一直都很调皮,从不肯听话,因此也经常与我吵架,自从那次车祸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他那调皮的样子,真没想到我竟会怀念和他吵架时的感觉。刚刚我那么不讲理,是因为刚才那场景让我想起了与孙子的一些往事,我对刚才发生的一切表示抱歉……啊,到站了,我要到医院看我孙子了,刚刚实在对不起了,再见了。”只见她轻轻地站了起来,有些艰难地走出了车厢。

  此时的车厢又恢复了寂静,向车外望去,仍能看见那老太太的身影,她缓慢地向远处走去,并最终消失在人海中。

  地铁又一次开动了,车厢里依然寂静。我向窗外望去,仿佛又看到了那老太太的身影,在向远处走去……

  (摘自新加坡《联合早报》;文/刘纬立)